终于等来了疼痛的克星! 这个来自南洋的百年品牌“虎标”镇痛贴彻底火了

Jason是四川人,今年32岁,魔都一家设计院的首席设计总监。他自从大学毕业就一直从事设计工作,经过十几年的辛苦打拼,年薪已经达到七位数,不过常年的伏案工作却给在外人面前闪闪放光的自己增添了无数烦恼。

“先是脖子,然后是两边的肩膀,”抱着咖啡杯的Jason有一股远比同龄人安静的气质,考究的Amani西服将一个成功男人的轮廓勾勒得格外分明,但此刻从他嘴里说出的却是外人难以企及的痛苦和烦恼。

“痛!刺痛、胀痛,有时候能一起来,上个月腰又闪了,感觉自己全身的神经每天都是紧绷的,那种随着脉搏的痛楚能把你折磨到怀疑人生!”

“可以去做理疗…”

“呵…”我的话还没完,就被他打断,“项目一个接着一个,哪有时间,说句玩笑话,凌晨四点的南浦大桥我可是经常路过…”

“那你现在怎么样?”我的话语中明显带着疑惑,眼前的Jason气色不错,我们坐了半个小时,一般饱受肌肉疼痛折磨的人可不带他这么淡定的。

Jason耸耸肩,说:“还能怎么办,有些东西总是要放手的,项目总不能我一个人全做了吧…”

他的眼神仿佛在回忆着什么,忽然转过头冲我神秘的一笑,看了看四周后凑近我,拉开衬衫的领子,我匆匆一瞥,肉色的膏药落入了我的视线。

“膏药?”
http://img.toumeiw.cn/upload/images/20211117/463023d2a34d799f5c39fc51191e39f4.png

他点点头,说:“对,镇痛贴!”

“啪”的一声,一袋镇痛贴落在桌几上——Tiger Balm Plaster(Cool)

“虎标镇痛贴?不就是膏药嘛~”我抬头对他说。

“不,”他摇了摇头。“来自南洋,华人创立的百年品牌,很好用,缓解疼痛的效果比普通膏药好很多,效果持续时间很长,关键是味道我喜欢。”

他说完就起身准备离去,我的咖啡才喝了一半,急忙道:“这就走了,不多坐会儿?”

“放手并不代表无事可干,”他微微一笑,指着桌上的虎标镇痛贴对我说,“大记者,这些送你了,不夸张的说,这个镇痛贴救了我一命!”

我是澎湃社的记者,Jason是我的大学同学,平时工作也一样经常伏案,不过本着毕业几年来无师自通学会的躺平能力,身体倒不像他那样到处有毛病。

疫情以来社里的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每次加完班回去的路上,肩膀和手腕里隐隐的疼痛也无时无刻不再提醒自己,零件该修一修了。

我对Jason的话上了心,晚上洗完澡后,抽出一张虎标镇痛贴端详了起来。

哦,水凝胶技术!

这个不错,老式膏药会在皮肤上留下非常难看的胶痕,水凝胶则不会,这一下就让我对虎标镇痛贴好感爆棚。

凑近闻一闻,味道很淡,隐隐还有花香,揭开毫不费力,照准酸痛的手腕呼了上去…

清凉!
http://img.toumeiw.cn/upload/images/20211117/220805b14f3b752997fd8517e2252975.png

接着就是温热,疼痛瞬间舒缓,感觉手腕沐浴在秋天的暖阳里,我惊讶地看着我运转毫不费力的手腕,嘴张的老大,Jason诚不欺我,此物果真能救人一命也!

作为同学兼死党,我立刻一通电话轰了过去,此君的背景声里传来一阵嘈杂。

“干嘛?”声音里透着一丝疲惫,我看了看时钟,对自己的堕落和无所事事感到一丝丝羞愧。

“太好用了,哪儿来的?”

“什么好不好用?”

“呃…虎标镇痛贴,你下午给我的。”

“哦~我一新加坡的朋友送我的。”

“还要代购?”

“那倒不用,这个牌子国内也有卖,只是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你用过了?”

“唉,效果太好,不像传统膏药,一会儿就没效果了,这会儿还热乎着呢…”

“哦,你先用着呗,虎标的产品线很多,还有肩颈专用,效果增强,反正哪儿疼贴哪儿,效果贼好,我这会儿加班呢,等哪天有空一起再去囤点。”

“行,你先忙吧…”

“嘟嘟嘟~”随着一阵忙音,通话结束,记者的本能驱使着我在网上搜寻起虎标镇痛贴的各种信息,不查不知道,一查差点挖出一段流淌上百年的南洋华人奋斗史来。

十九世纪由南洋富豪文虎文豹兄弟开创,并以虎标镇痛产品为起点,逐步发展成一个富可敌国的商业帝国。

当然,也延续了他们那一代企业家的所有特点——做慈善,做报纸,开启民智,回报社会,如今我手上的这款虎标镇痛贴就是一个延续上百年的华人品牌。

一股隐隐约约的历史厚重感在心头盘桓不去,我打开文档,写下了这些文字,不仅因为虎标这个品牌,也因为那一段由膏药和镇痛贴承载的朔流而上的历史。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